《天赐的声音》又一个毒舌评委出现,先后批评刘维龚琳娜韩雪

《天赐的声音》在以精编合集的形式度过一周之后,终于迎来了现场的录制。

由于疫情的原因,王力宏和苏有朋两位导师都没能出场,临时换上演员韩雪和胡海泉客串导师。

不管是主持人,还是明星导师都带上透明掩挡飞沫的口罩,后台演练时也都带上了口罩,现场也是空场录制。

可见在疫情之下,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影响,连综艺节目也不例外。

现场看起来人人都像卖烧烤的摊主,但是没办法,在有效控制的情况下,星麦还是非常希望看到这种恢复,像是春天的复舒,给人以力量。

同时缺席的不仅仅只有王力宏和苏有朋两位导师,还有第1期的毒舌评论丁以升。

不知道是因为疫情,身处外地,来不了的原因,还是被节目组给除名了。

嘿嘿,星麦希望是后者,算是个人的一种偏执吧。

因为听天赐的声音本来就是非常美妙的事情,却每每到关键的时候,跳出一个影响观感的毒舌评论,真是非常难受。

但是这个节目缺了丁以升,却不缺毒舌,这期这个任务落到了丁薇身上。

丁薇先是对刘维进行批评,直接说几位导师的评价有点“害”刘维了,是温水煮青蛙,跟刘维说的都是安慰话。

评价刘维的表演并不在状态,指出刘维把过多的时间花在音乐之外的 事上,建议刘维放弃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曝光。

一度让刘维十分的尴尬,好在刘维参加的综艺节目实在太多,很有经验,抛出“要赚钱,活着才是最重要。”这个话题,成功避开了焦点,才不至于像萨顶顶一样被怼哭。

接丁薇又质疑霍尊和龚琳娜唱的《浪漫地球》有些凌乱,让这首歌失去了丰富性和仙境对比。

指出龚琳娜的声音过高,压过霍尊的声音,只顾自己去“流浪”,一个人“飞”,并没有带上霍尊,相互配合不好。

尽管龚琳娜解释了他们对这首歌处理,有自己的想法,并且也现场降低了音调,和霍尊清唱了一段,但是对龚琳娜这样的老艺术家来说,也应该是非常难堪的吧?

最后武断地判断韩雪和李鑫一的能力,被他们演唱的《凉凉》给局限了,对于这首歌的改编比较讨巧。

这回场面倒没有多难堪,毕竟对于演员身份的韩雪来说,轻松承认自己编曲不在行,就轻松给应付过去了。

丁薇是谁呢?有没有资格来做这些评价?

丁薇,中国内地女歌手、作词人、作曲人、音乐制作人,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。担任过《快乐女声》和《花儿朵朵》评委,也有多首知名音乐的创作,2019年获得华人歌曲音乐盛典年度最佳创作女歌手奖,算是有些音乐基础和专业知识的嘉宾评委了。

只是其作品的年代比较久远,传唱度也比较差强人意,难逃靠“毒舌”评价炒热自己的嫌疑。

毕竟这堆评委里有个张大大做为榜样,他就是靠到处客串评委出名的,谁不想成为第二个呢?

丁以升的口头禅是:各位导师依然说得非常礼貌。

丁薇的口头禅是:夸的话大家已经说了一堆了。

从丁以升到丁薇,星麦就觉得奇怪了,难道节目组和姓丁的有仇吗?

从观众的角度来说,观看一档综艺节目,是为了能看到赏心悦目的表演,以及观看后心情的愉悦,而不是这些有争议的评论。

再说《天赠的声音》并没有强烈的竞争淘汰机制,也没有观众的选票制度,这点从非选定导师随意抢人就可以看出,能否组队只是运气而已,这么多人的评委团完全没必要。

最终在略微冷场的氛围中,前两期金曲得主胡彦斌发挥并不是非常惊艳,金曲是胡海泉霍尊唱的《先走的人比较不容易受伤》。

通过“毒舌”评论获得关注的节目和个人,虽然暂时获得了更多曝光度,但最终也会影响节目质量和个人形象,也终将会被观众所摒弃 ,你们觉得呢?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otelaubert.com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